会计网 > 资讯 > 头条 > 正文
中国减税力度要更大 减税进度要提前
2017-06-06 15:36   来源: 会计网

导读:中国减税力度要更大 减税进度要提前_中国减税进度_减税最新消息。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5日对第一财经分析,美国最终减税决议肯定较原计划有差别,但减税的结果不会变。

0

会计人都在关注的公众号

  美国总统特朗普抛出的减税计划力度惊人,将引起一场全球减税浪潮,但该计划能在多大程度上落地仍争议不少,有待观察。

  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5日对第一财经分析,美国最终减税决议肯定较原计划有差别,但减税的结果不会变。这对正计划和落实降低宏观税负的中国来说,挑战更加严峻,中国减税力度要更大,减税进度要提前。

  “中国需要以各个税种对企业、个人竞争力影响进行评估,对不利于竞争力提高的税种要优先调整,降低负面影响。”许善达说。

  他给出的应对方案包括:加快国有资本划拨社保基金从而进一步降低社保费率,减轻企业用人成本。即使企业所得税25%税率保持不变,应进一步加大研发费用扣除力度等举措来提高企业竞争力。适度降低工薪阶层个人所得税45%最高边际税率,吸引海外高端人才。

  特朗普减税真正落地挑战大

  6月5日晚,许善达在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的《许善达说供给侧改革》读书会上,和听众就全球税改竞争和中国供给侧改革分享自己的观点。

  “我认为特朗普改革举措中最有影响力的是减税措施。”许善达说。

  今年4月26日,美国正式公布了自1986年来力度最大的减税计划,虽然内容仅有一张A4纸,但还是让不少人士感到震惊。

  这次美国税改计划目的是刺激经济增长,创造就业,简化税制,降低美国家庭尤其是中产阶级的税负,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全球最高之一降至最低之一。

  具体来看,美国企业所得税税率将从35%降至15%,对于美国公司在海外利润提取回美国进行一次性征税。个人所得税级数由七级降至三级,税率由高到低分别是35%、25%、10%。向有孩子和家属照顾支出的家庭提供税务减免,废除遗产税等。

  这一减税计划真正落地还需要获得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,但外界对于这一计划能在多大程度上落地持怀疑态度,这些质疑包括大规模减税将带来的财政减收,财政收支难以平衡,会恶化美国赤字和债务水平。减税主要受益者为富人,贫富差距或进一步扩大,等等。

 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在上述会上表示,特朗普减税改革很难,如果不削减政府开支将难以做到,这也是美国现在争论非常大的问题。

  如何弥补减税带来的巨大赤字?会议主持人、第一财经研究院院长杨燕青回忆,在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上,面对美国减税和未来庞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钱从何来的问题,美国财政部长回应主要一点是预判减税计划将提振美国经济增长到3%,企业利润增加,个人工资上涨。经济增长本身来为大幅减税“买单”。

  “但美国经济真的能达到3%的增速吗?”杨燕青向会上嘉宾抛出这一问题。

 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对美国经济比较乐观,他认为可以达到。田国强则认为美国很难达到3%的经济增速。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徐明祺认为非常难,“美国经济增速今年只有2%左右,明年稍微高一点,能够有个2.4%左右的增长了不起了”。

  田国强认为,“靠减税刺激经济增长来为减税买单”这一说法在美国争论很大,上世纪美国总统里根实施大规模减税时也有类似说法,但最终没有做到,财政赤字进一步扩大。

  打造更具竞争力税制来应对

  尽管各方对特朗普大规模减税计划落地意见颇多,但很少有人认为它会夭折。

  田国强告诉第一财经,虽然争议很大,但特朗普减税方案落地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  许善达也认为,特朗普减税方案经过讨价还价之后,最后获得通过的决议和现在提出的计划肯定会有些差别,但是减税结果不会变。

  章俊分析,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不一定能达到15%的企业所得税减税目标,因为商人的特点之一就是“漫天要价,就地还钱”,最后通过的减税方案的税率可能高于15%,整体冲击不会有想象中那么大。

  国际税收竞争将驱动资本、技术等流动性生产要素从高税国流向低税国。市场普遍认为特朗普减税将引发新一轮全球减税浪潮。

  许善达告诉第一财经,其实去年7月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就做出了降低宏观税负这一重大战略判断,那时特朗普还没当选美国总统。因此特朗普减税计划只是加大了中国降低宏观税负压力,也就是我们原先设计的减税力度和时间需要做出变化,即减税规模要增加,减税速度要加快。

  根据官方说法,去年在营业税改增值税等重大减税举措和降费措施下,我国降低企业成本达到1万亿元。而李克强总理在今年全国两会答记者问时,也提出了1万亿元减税降费目标。

  章俊认为,特朗普如果真的实施减税方案中国必须跟进。但如果短期仓促跟进,简单降低税率可能弊大于利,中国减税仍需要着眼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做,而不是单纯跟随美国。

  许善达认为,在全球化竞争形势下,税制本身就是竞争力,税制设计中必须要考虑对企业和个人竞争力的影响,税制竞争力因素重要性甚至超过税收调节收入差距因素。

  “如果税制不利于提高企业、个人竞争力,最终经济萎缩,企业、个人收入下滑,税源会丧失,也就无从调节收入差距。而调节收入差距并非是税制主要功能,提高低收入者生活质量完全可以从财政支出上解决,包括加大对低收入者社保力度。因此,在税制设计上应该把提高企业、个人在全球竞争力作为有限考虑目标。”许善达。

  他认为,为提高企业个人竞争力,当前中国税费体系还有不少调整空间。比如现在社会保障费率达到40%左右,如果加快划拨部分国有资产来充实社会保障基金,那可以大幅降低社保费率,这将给企业减轻很大的负担。

  其实,近两年,我国已经在阶段性降低社保费率,去年测算给企业减负近千亿。今年国务院提出进一步降低社保费率。

  许善达还建议,加大对企业研发投入的税前抵扣力度,从而减轻企业负担。降低工薪个税45%最高边际税率,减少企业引进高端人才成本。

  近日,为进一步激励中小企业加大研发投入,支持科技创新,我国提高科技型中小企业研究开发费用扣除比例至175%。

Sylvia

Sylvia(责任编辑)

财会资讯
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从业
  • 初级
  • 中级
  • CPA
  • 实务
  • 税务
  • 法规
  • 加载中...
+ 加载更多文章
  • 加载中...
+ 加载更多文章
  • 加载中...
+ 加载更多文章
  • 加载中...
+ 加载更多文章
  • 加载中...
+ 加载更多文章
  • 加载中...
+ 加载更多文章
  • 加载中...
+ 加载更多文章
  • 加载中...
+ 加载更多文章